《星漢:我為少商扛大旗》[星漢:我為少商扛大旗] - 第7章 有何不可?(2)

我的兒啊,你這是在埋怨阿母了嗎?」

「你可知,這些年來我操勞這個家,也是落得了一身病,咳咳,咳咳。」

人生如戲,全靠演技。

演員請就位。

葉玄看着她們,心中默默吐槽。

程少商開始與程老太太比誰咳得好,誰演得更加凄涼。

可憐程始一個戰場上殺敵無數的好男人,在此刻卻手足無措,不知道往哪邊走。

蕭元漪將這一切盡收眼底,心裏幽幽一嘆,在這一點上,程始不管如何處理都很難讓雙方滿意。

不過她並不打算站出來替程始解圍。

正此時,站在一邊的葉玄輕咳一聲,上前一步來到了程老太太面前,嚴肅道:「玄門弟子葉玄,見過程老夫人。」

「我等玄門弟子,大多擅長醫術,既然老夫人如此操勞,我也看不過去,不如就讓我來給老夫人瞧瞧。」

「老夫人您放心,我的醫術在玄門之內可排入前三,有我在,您必定可以藥到病除。」

所有人愣住了。

程老太太看着忽然出來攪局的葉玄,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極其迷信的她對於玄門向來都是帶着敬畏之心的。

因此若非必要,她也不會當面指責葉玄出來多管閑事,只道是一個熱心腸的愣頭青。

葉玄回頭看了眼程始,眼神示意了一下。

程始很快反應過來,攙扶着自己的女兒入內歇息,只想着事情就這麼結束了。

他一邊攙扶着程少商,一邊回過頭給了葉玄一個眼神表示感謝。

葉玄笑了笑,微不可察的點了點頭。

程老太太看着葉玄,乾巴巴道:「啊,這,這也不必勞煩小道長。」

她能有什麼疾病啊,這些年被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身子骨硬朗的很。

葉玄哦了一聲,沒有繼續說要給程老太太看病。

他當然不可能真的好心跑去給程老太太看病,若非為了替程始解圍,他也不會這麼說。

畢竟是自己的未來岳父,他也不好眼睜睜的看着程始這般為難。

葛氏看着站出來破局的葉玄,目光微微閃爍,暫時熄滅了繼續針對程少商的想法。

畢竟在未來女婿面前,她還是要表現得大度一些,不能太小家子氣。

是的,此時葛氏已經對葉玄勢在必得了。

不過讓她意外的是,這個女婿居然還懂醫術,聽起來醫術好像還很不錯的樣子。

這可是極好的條件,這都城多的是疾病纏身的達官貴人。

只要利用的好,未必不能巴結到那些手握權勢的大官。

程老太太看着程始攙扶着程少商遠去的背影,心裏有點不是滋味。

兒大不由娘,這孩子有了女兒就忘了娘。

這麼一想,程老太太更加難受了。

程始攙扶着程少商走到廳內時,暈過去的李管婦剛巧幽幽轉醒。

他冷冷的看了眼李管婦,怒喝道:「來人,把那個老媼押去柴房,讓她養一養性子。」

「是!」

頓時就有兩名女侍上前將李管婦押走。

李管婦怕了。

她一屁股坐在地上不走,甚至還向程老太太和葛氏求救:「老夫人,夫人,救命啊。」

程老太太與葛氏對視一眼,有些氣惱與着急,沒有想到程始這般不給面子,一回來就對二房的人動手。

正當程老太太要出聲為李管婦說情的時候,李管婦剛好看到了穿着一襲青色道袍,面帶微笑的葉玄。

李管婦求救的聲音戛然而止,好像看到了什麼極其恐怖的東西,兩眼一翻,再次暈倒了過去。

這一幕,正好被蕭元漪看在了眼中。

她用一種探尋的目光看向了葉玄,開口問道:「我有個疑問,不知小道長可否為我解惑?」

葉玄看着自己這個未來的丈母娘,淡定道:「校尉夫人您說。」

蕭元漪眼神犀利,語氣銳利道:「你為何與我家嫋嫋一同回來,你與嫋嫋是何關係?」

葉玄:「……」

不愧是蕭主任,一針見血啊!

他也不遮掩,大大方方的從衣袖裡拿出了一張保存得極好的婚書,不卑不亢道:「回校尉夫人,我與我未婚妻待在一塊,有何不可?」

蕭元漪看着葉玄手裡的婚書,不由得想起了十四年前發生的一件事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