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我為少商扛大旗》[星漢:我為少商扛大旗] - 第7章 有何不可?

程老太太看着程始冷漠的面龐,心裏一顫,知曉要是不好好解釋,只怕大兒子不會讓事情就這麼簡單的過去。

正當她思考如何解釋的時候,兩道身影追了上來,直接跪下。

蓮房急聲道:「家主救命。」

她看着兩人,好像找到了主心骨,哽咽道:「女公子發熱不退,被他們丟到莊子自生自滅,險些送了性命!」

蕭元漪臉色微變,心中着急。

蓮房顫抖着聲音道:「今日李管婦忽然上門,嘴裏說著,說著即便是死,也要將女公子拖回來死。」

「若非有葉道長相助,只怕女公子不知要被她們如何欺侮。」

蕭元漪聞言,更是氣得說不出話來,恨不得將那個肥頭豬耳的李管婦給千刀萬剮。

程始一甩袖袍,語氣低沉道:「那我家嫋嫋現在何處?」

在他心裏,李管婦已經被打上了死人的標籤。他在戰場上打生打死的,沒想到自己唯一的女兒卻被程府下人這般欺負。

雖然他程始的脾氣好,但也不是迂腐之人。

「阿父,阿母。」

程少商出現在了程始夫婦面前,輕柔的語氣裡帶着委屈。

雖然程少商一直努力的將自己放在孤身一人的位置上,也一直在想見到父母后自己要以什麼樣的態度去面對他們。

她很多次告訴自己,要表現得大大方方一點,我要告訴他們,就算你們拋棄了我程少商,我一個人也可以活得很好。

孤身一人又怎麼樣,無父無母又怎麼樣。

我程少商一樣活得好好的。

可是這些念頭,在她見到父母的那一刻,看到父母因為自己而着急的那一瞬間,她全都忘記了。

她下意識地就這麼喊出了這聲阿父阿母。

用一種連她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的委屈喊了出來。

葉玄站在程少商的身邊,默默的看着程少商,心裏有點堵得難受。

他自幼修行,感知極其靈敏,又是站在程少商身邊,因此他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程少商情緒的波動。

程少商的聲音有些虛弱,「你們可算是回來了。」

她開始收斂心中那些因為父母歸來而冒出的紛亂情緒,盡量讓自己變得平靜起來。

程始一個大男人,在見到程少商的那一刻,眼眶有些發紅,「嫋嫋。」

夫婦倆一同走向了程少商。

程老太太看着大兒子理也不理的就從自己身旁走過,知曉大兒子是真的生氣了。

她小聲埋怨着葛氏,葛氏覺得既委屈又害怕。

剛剛蕭元漪從她身邊走過去的時候,給了她一個極其冰冷的眼神。

蕭元漪畢竟是隨行將軍,經歷了不知多少殺戮,她的一個眼神即便是軍中將士都會覺得害怕,更何況是葛氏這種養在深宅大院的婦人。

葉玄看着一大幫子人圍了上來,嘆息一聲,後退一步,給他們讓出了空間。

程始夫婦看了眼葉玄,沒說什麼。

此時此刻,他們一顆心都掛在了程少商身上,理會不了其他事情。

蕭元漪心疼地看着自己的女兒,顫抖道:「嫋嫋。」

許久不曾見過自己的女兒,她雖有千言萬語,但到嘴邊也只化作了一聲呼喚。

程始則是微微握緊拳頭,看着女兒憔悴的模樣,心疼道:「這可是我的女兒嫋嫋啊。」

他紅着眼眶,咬牙道:「怎麼這般憔悴!」

程少商虛弱道:「阿父,阿母,嫋嫋,終於活着等你們回來了。」

這其中,演的成分居多,但是她一想起自己這些年的遭遇,情緒給的倒是很到位。

一下子就讓程始夫婦心疼得不行。

葛氏攙扶着程老太太走來,看着程少商這樣子,眼神陰冷。

她倆交手這麼多年,程少商這小雜種是什麼德行,她知道的一清二楚。

葛氏一下子就看出來了,程少商想要藉著這個機會逼她父母向自己發難。

咳咳咳!!!

程少商捂着嘴巴,劇烈咳嗽起來。

蕭元漪扶着程少商,手掌輕柔的拍打着她的背部,眼裡滿是心疼。

程始轉過頭,看着自己的母親,「十五年來,我在外面鎮守廝殺,本以為嫋嫋在家有人照看,誰曾想,竟被養成了這般模樣。」

程老太太也不是吃素的,當場就表演起來了。

她看着程始,痛心疾首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