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我為少商扛大旗》[星漢:我為少商扛大旗] - 第6章 惡人先告狀

官道上,程家的馬車緩緩前行。

馬車內,剛吃飽的程少商忍不住又從衣袖裡摸出一個藏起來的饃餅。

她欣喜的看着手裡的饃餅,就好像這食之無味的餅是什麼山珍海味似的。

蓮房看着自家小姐對着饃餅大快朵頤,笑容漸漸收斂,心疼起了程少商來。

她自小跟着程少商一起長大,感情極好,對於自家小姐在程家的遭遇她全都知曉,因此知道程少商這些年來活得很不容易。

蓮房悶悶不樂道:「只盼家主和女君能早日歸來。」

程少商咀嚼着嘴裏的饃餅,看着忽然開口說話的蓮房,覺得有些奇怪。

蓮房眼裡閃着期盼,欣喜道:「到時候咱想吃什麼就吃什麼。」

程少商的表情很是平靜,「誰說爹娘回來就有吃食了。」

對於自家阿父阿母的歸來,她不曾抱有多大的期待。畢竟從小一個人生活的她,早就習慣了無依無靠的日子。

程少商嘆息一聲,苦澀道:「是好是壞,還說不定呢。」

她天性聰慧早熟,對於這些看得比較通透,但她並不想跟蓮房說太多。

程少商繼續吃她的饃餅,本來因為葉玄幫她出頭而有所好轉的心情又變壞了。

這些糟心事就不能遠離我程少商嗎?

她一邊吃着餅,一邊想着葉玄到底與程府有何淵源。莫非是程家的某個親戚?

蓮房看着程少商,忍不住道:「家主和女君回來後,起碼不用像現在這樣任人欺負了。」

程少商瞥了眼蓮房,漫不經心地敷衍道:「是是是,他們回來了,我就不會給人欺負了。」

蓮房自小跟着程少商,當然知道自家小姐在敷衍她,可是她又能怎麼樣呢。

家主與女君歸來後,小姐還會不會任人欺負這一點上,其實她也不確定。

只是她只能相信,也只有相信他們歸來後,程少商不會再任人欺負。

「不過小姐,今天多虧那個葉道長為你出頭,替我們教訓了一下那個李管婦,否則以她的性子,小姐你可能又得受點苦頭了。」

蓮房轉移起了話題,想要讓程少商的心情好轉起來,「小姐,你說那葉道長與程府有何淵源呀?」

程少商翻了翻白眼,「我又不會掐算,你問我,我又不知道。」

她停頓了一下,將嘴裏的饃餅吞下後,繼續道:「不過你說的對,要是沒有他仗義出手,只怕我們程家會因為李管婦的愚蠢之舉而惹來禍事。」

蓮房回想着葉玄的長相,忍不住道:「還別說,葉道長他長得倒挺好看的。」

程少商瞥了眼蓮房,沒說什麼,自顧自吃着饃餅。

不過她的腦海里,卻下意識的浮現出了葉玄的笑臉。

馬車外,李管婦聽着車裡傳來的主僕二人隱隱約約的議論聲,心中冷哼一聲,叫你們聊,先讓你們舒服一下。

等回到了程府,待我稟明夫人,看她怎麼收拾你們。

一想到那個畫面,李管婦嘴角微微上揚,卻不料牽扯了臉頰的傷口,頓時疼得她倒吸一口涼氣。

在程府車隊的上方天空處,一頭白鶴穿梭在雲層之中。

葉玄並沒有真的跟着凌不疑他們一起回去都城,而是與凌不疑表達歉意並確定了一個拜訪的時間之後便騎上白鶴暗中護送着程少商她們回去。

他盤坐在白鶴背上,默默取出了簽到獎勵的那枚長生丹服下。

丹藥入口即化,他只感覺到一股龐大的藥力在瞬間融入了周身百骸之中,滋養着他的身體。

除此之外,葉玄再無其他感受。

這讓他有些失望,還以為服下後會發生什麼了不得的變化呢,原來就這樣啊。

剩下的那枚長生丹,葉玄打算留着,若是他與程少商真的成了夫妻,這枚長生丹便可以給她服下。

若是他倆無緣,那也沒有辦法。

葉玄躺在白鶴寬廣溫暖的背上,雙手枕在腦後,看着似乎近在咫尺的藍天,思維開始發散。

剛剛在院子里發生的一切在他腦海里回蕩,尤其是程少商因為被董倉管當眾譏諷是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