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我為少商扛大旗》[星漢:我為少商扛大旗] - 第4章 凌不疑的兩次邀請,教訓董倉管(2)

得出的結論是:

大病初癒,元氣大損。

當然,這也只是浮於表面,要是葉玄想要探查得更清楚,那就得雙方有所接觸才行。

董倉管抬頭看着面對面的兩人,心中不知為何就湧出了一陣難言的邪火。

從剛才凌不疑與葉玄的對話中,他大致可以猜測出葉玄幫助凌不疑找到自己的藏身之所就是為了不讓凌不疑的黑甲衛搜查屋子。

可恨啊!

若是那小孽障配合讓凌不疑的黑甲衛搜查那屋子,自己也不會被找出來。

這一切的一切,歸根結底都是那無父無母的孽障的錯!

他身體微微顫抖,恨得直咬牙。

不過沒人在意他,現在場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葉玄與程少商上面去。

葉玄開口問道:「女公子可是程氏程始的四女?」

程少商微微點頭,等待着他的後續。

「既然如此,我可否與女公子你們一行人一同回去程府,我有要事與程家主講。」

面對葉玄的請求,程少商微微皺眉,「葉道長,不是我小氣,而是我。」

她頓了頓,有些不自在的說道:「我阿父阿母還得有半個月才能歸來,葉道長若是想與我阿父商談要事,怕是得半個月後。」

葉玄疑惑的嗯了一聲,當眾掐算了一下,本來想要說程始已經到家了,可是餘光里瞥到了捂着臉躲在一邊的李管婦,當即熄了說出來的想法。

若是要教訓李管婦,最好的方法莫過於將她推到程始夫婦面前。

如此一來,那也就暫時不能在李管婦面前說程始他們已經回來的消息,否則就沒好戲看了。

他笑了笑,剛想說話,凌不疑就再次開口邀請道:「長生兄,既然程校尉還未歸來,不如你與我一同回去,若無住處,可在我那府邸住下,等待程校尉歸來。」

面對凌不疑的第二次邀請,葉玄有點錯愕,這怎麼跟劇裏面的高冷將軍不太一樣啊。

黑甲衛則是再次被自家少主公給震驚了一遍。

梁邱飛瞪大了眼睛繞着凌不疑走了一圈,難以置信道:「少主公,您是不是中了這道人的邪術啊!」

「怎麼,怎麼就跟……」

他絞盡腦汁,似乎找不到合適的詞來形容。

這個時候,一道溫醇的嗓音在他背後響起,「變了個人一樣。」

梁邱飛手掌一拍,認同道:「對,就跟變了個人一樣!」

凌不疑臉色一黑,心中暗自給梁邱飛記了一筆,打算下次罰他的時候多加十軍棍。

反正這憨貨皮糙肉厚的,多打幾棍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梁邱飛回過頭,想要看看是誰在接話,結果看到了面帶微笑的葉玄。

梁邱飛面色一僵,有些尷尬。

程少商忍不住低聲笑了出來,這是從哪來的活寶,專門來整活的嗎?

葉玄目光在程少商的笑臉上停留了一瞬,立馬轉移視線,哎呀媽呀,貧道的小鹿已經快撞死在那裡了。

不愧是女主,這顏值就是不一樣。

「笑,你還有臉笑!」

正此時,一道不合時宜的刺耳聲音響起。

只見那董倉管指着程少商破口大罵,「你個無父無母的小孽種,你無情無義。」

「程家養你那麼多年,你就是那麼報答程家的嗎!」

「若不是你,我絕不會暴露。」

「程始當時怎麼不掐死你。」

程少商忽然被罵,整個人有些懵。

「程始夫婦當年拋棄你果然是……」

董倉管的聲音戛然而止。

所有人只看到葉玄忽然出現在董倉管面前,伸手掐住董倉管的脖子將他高高提起。

董倉管雙手不斷拍打着葉玄的手臂,憋得滿臉通紅,青筋暴起。

雖然董倉管沒能說完那句話,但是拋棄二字已經說了出來。

程少商的臉色不太好看,眼神有些黯淡。

出生時被父母留在程府,無人看管,成長時又缺少父母的關懷,在程府備受葛氏欺負,生活艱苦。

這一直以來都是她難以忘懷的痛!!!

忽然間被人當眾揭了傷疤,這其中的難堪讓程少商忽略了去思考葉玄出手的緣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