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我為少商扛大旗》[星漢:我為少商扛大旗] - 第4章 凌不疑的兩次邀請,教訓董倉管

「着火了,着火了!」

董倉管還不知道自己已經暴露了,被濃煙熏得連連咳嗽。

梁邱起他們看着被火逼出來的董倉管,眼神驚訝,還真被那玄門弟子給算出來了。

兩位黑家軍當即上前,一左一右的將董倉管架住往凌不疑面前押去。

「誤會,將軍誤會啊。」

董倉管嚇得臉都白了,顫抖着聲音求饒道:「將軍誤會啊,這一切都是誤會。」

他此時才反應過來,原來草垛着火是凌不疑派人做的,為的就是將他逼出來。

凌不疑看着被押到面前的董倉管,眼神微冷,就是這個人渣暗中販賣軍械,置前方將士性命於不顧。

不知道有多少將士就是因為這種人而殞命沙場。

一想到這,凌不疑的眼神就越發的冰冷。

董倉管感受到了凌不疑眼神的冷漠,心底一慌,急忙道:「將軍饒命,將軍饒命,我是程始程校尉的親舅父。」

梁邱飛聞言,整個人都有點難以相信,董倉管身為武將親眷,不以身作則不說,反而還倒賣軍械。

這着實令人憤怒。

場上的人,也都很是驚訝,唯有李管婦心裏哀嚎不斷,這次夫人吩咐的事情搞砸了,回去不知道要被怎麼處罰。

程少商目光微微閃爍,恍然大悟,原來是這一位,這就不難解釋二房的李管婦會為此人遮掩行蹤了。

「念及你們都是軍中同袍的份上。」

「高抬貴手,高抬貴手。」

董倉管說到這裡,還不忘下跪磕頭,絲毫不顧忌臉面。

程少商看着自己這個名義上的親舅爺,不禁冷笑一聲,對於這一家子,她可沒什麼好感。

眼見此人落難被捉,若不是時機不當,她當場就想大笑幾聲來表達自己愉悅的心情了。

葉玄拍了拍手,笑吟吟道:「將軍,既然捉到要犯了,那這裡就沒有搜查的必要了吧。」

凌不疑看着葉玄,面色緩和了幾分,低沉道:「自然不必搜查。」

程少商露出了笑容,感激的看了眼葉玄。

剛剛若不是葉玄站出來,只怕自己的閨房就要被這群黑甲衛翻個底朝天了。

傳出去對自己的名聲有影響說,反正她也毫無名聲可言,但要是傳到葛氏那裡,只怕她又要藉此機會大動干戈了。

凌不疑看着葉玄,淡淡道:「感謝道長助我等捉拿此賊,不知道長尊姓大名?」

他的問話,讓周圍的黑甲衛都不由得露出震驚的神色。

他們跟着凌不疑那麼久,從未見過凌不疑主動問過別人的名字。

別說詢問他人名字了,就連別人主動報上的名字,有時候他都不屑於去記住。

至於被押在地上的董倉管,此刻則是眼神怨毒的看着一身道袍的葉玄,原來就是此人將自己給暴露的。

葉玄甩了甩袖袍,開口道:「貧道葉玄,號長生,若是將軍不介意,也可喊我一聲長生。」

葉玄?長生?

凌不疑在心中默默念叨了一遍,神情有些驚訝。

玄門中人,名字居然帶了個玄字,而且還敢號長生。

面前這人,要不就是不知天高地厚之輩,要不就是有真本事的。

從剛才的這番接觸,葉玄給凌不疑的感覺便是那種有真本領的。

程少商亦是暗自記下了葉玄的名字,眼裡閃着好奇的光彩,原來這個有趣的道人叫做葉玄啊。

凌不疑淡淡道:「本將凌不疑,字子晟,你亦可換我一聲子晟。」

他停頓了一下,主動邀請道:「若是道長沒有急事,不妨跟我一同回城,我對玄門倒是挺好奇的。」

周圍的黑甲衛又震驚住了。

這是他們見過自家少主公第一次主動邀請別人,而且邀請的還是個男人。

「有事,天大的事,下次再約吧。」

葉玄擺擺手,拒絕了凌不疑的邀請,轉身面對程少商,目不轉睛的盯着程少商。

程少商與葉玄對視,半晌,移開了眼睛,虛弱道:「葉道長可是有何事要與少商講?」

她對葉玄並不厭惡,因此下意識忽略了葉玄這種其實有點逾越的行為。

葉玄倒也不是在耍流氓,剛剛只是通過一些玄門手段檢查了一下程少商的身體狀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