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我為少商扛大旗》[星漢:我為少商扛大旗] - 第3章 大變活人

踏踏!

急促的馬蹄聲忽然響起,凌不疑等人騎着戰馬將這座小院圍了起來。

蓮房從未見過如此精銳部隊,小臉微白道:「小姐,來軍隊了。」

凌不疑的黑甲衛可謂是精銳中的精銳,他們在戰場上殺敵無數,身上攜帶的殺氣撲面而來,將這群養在世家府邸裏面的奴僕都嚇住了。

就連地上哼唧的李管婦,在此刻都收了聲,半點不敢說話,只不過臉色有些緊張。

葉玄從自己獲得長生丹的喜悅中掙脫,轉過身看着凌不疑,面帶微笑道:「將軍,真巧,我們又見面了。」

凌不疑看着葉玄在自己的部下面前臉色如常,就知道這個道人不簡單。

他面無表情道:「不巧,本將軍來此是捉拿嫌疑犯的。」

梁邱起眯了眯雙眼,將院內的景象盡收眼底,當他看到李管婦腫得跟豬頭似的半邊臉時,眼中閃過一絲驚駭。

這道人力氣不小啊。

凌不疑瞥了眼梁邱飛,後者頓時會意的點點頭,喝聲道:「給我搜。」

他一聲令下,那些身着黑甲的精銳士兵立馬沖了進來,想要進屋內搜人。

蓮房想要上前阻攔,畢竟那是程少商的房間,裏面有的是不便給外人看的貼身衣物。

程少商當然也不想自己的房間就這麼被人翻找,可是面對這些冷麵殺神,她又有何辦法呢。

「慢!」

正在這個時候,葉玄出聲制止,但是黑甲衛只聽從自己長官的話,自然不會聽葉玄的話停下,甚至有一名黑甲衛還想從葉玄身邊走過去。

葉玄無奈的笑了笑,上前一步,一手搭在了那名黑甲衛的肩膀上一提一甩,就將這名黑甲衛給丟了出去。

這下可捅馬蜂窩了。

這些黑甲衛立馬抽出了亮晃晃的戰刀將葉玄他們包圍起來,殺氣十足。

頓時,這些遭了無妄之災的下人紛紛下跪求饒,就連李管婦都慌張失措道:「大人饒命啊大人,我們乃程校尉家的奴僕,看在都是武將的份上,饒了我們吧。」

整個院子里,站着的就四人,程少商主僕,葉玄和符登。

哪怕程少商心裏慌張極了,但還是沒有被嚇得下跪,膽識過人。

自家主子都不跪,蓮房當然也不敢跪,至於符登,他很有男子氣概,面對近在眼前的刀尖,他眼都不眨一下。

梁邱起抽出腰間佩刀,翻身下馬,冷冷道:「你是想包庇那個嫌疑犯嗎?」

葉玄不動聲色的擋在了程少商面前,笑了笑,搖頭解釋道:「並非如此,只是屋內乃女公子的閨房,讓一群男人進去搜尋,傳出去有損女公子的名聲。」

梁邱起冷哼一聲,「我等縱橫沙場,眼中豈有男女之分,管你是女公子還是公子,辦案為重!」

凌不疑沒有吭聲,顯然想看看葉玄如何應對。

程少商看着將自己護在背後的葉玄,原來他是為了自己才出手惹來禍事的。

一想到這,她心裏不由得湧出了一陣難言的感覺,就好像,沙場上孤立無援的獨軍忽然間就遇到了援軍。

雖然這種比喻不太恰當,可是葉玄此刻的行為對於程少商而言,真就是這種感覺。

葉玄回頭看了看小臉微白的程少商,輕聲道:「別怕,一切有我。」

他的這句話,平靜但是具有力量,一下子就讓程少商的心安穩了下來。

梁邱飛開口道:「要談情說愛,等我們走了再談。」

葉玄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雙手背負身後,笑吟吟道:「將軍你算命嗎?」

凌不疑目光微微閃爍,還未說話,梁邱飛就出聲喝止道:「你又想搞什麼鬼,趕快讓開,要是耽誤我們少主公追查朝廷要犯你擔當得起嗎?」

這倒不是梁邱飛刻意針對葉玄,而是為葉玄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