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氣劍仙》[邪氣劍仙] - 第三章你師父是誰

唯有數不清的三派弟子,御劍立在虛空之中,望着剛才那破開縫隙的方向,流雲宗主鳳天歌更是泣不成聲,在一眾弟子的扶持之下,緩緩的落到了龍城之上。

玄機真人此時才有如大夢初醒,向著虛空之中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此時無論那一派的弟子,立在空中還是落在城中的,都學着玄機真人的樣子向著虛空之中深深鞠躬。

表情莊嚴肅穆,帶着無限的崇敬……

「逸文……」鳳天歌向著身邊的弟子叫道,簫逸文聽聞師傅呼喚,連忙走了出來,向著鳳天歌行禮。

「你帶些弟子,幫助一下龍城的百姓,還有,將戰死的師兄弟的屍骸收迴流雲宗。」鳳天歌強忍着心中的悲痛,向著大弟子吩咐道。

「是……」簫逸文此時心中也是無比難過,不過不敢在師傅的面前表現出來,唯有點點頭,鳳天歌交待完畢,整個人彷彿蒼老了許多,也不在說話,只是御劍而起,向著遠處而去,漸漸化做了天邊的一點光芒。

龍城之戰,天下修仙三大門派聽聞魔界之門洞開,趕來阻止,在龍城一場大戰,原流雲宗主冷嘯雲現身戰場,以大法力擊敗魔軍,同時藉助混沌鐘的力量以自身為鎖,將魔界與人間的通道封閉,自己也被封死在其中。

「師兄,你看那裡……」簫逸文正在指揮着弟子們幫助龍城百姓救治傷員,卻聽得師妹鳳鈴兒驚呼了一聲,不由的順着鳳鈴兒的聲音望去,卻見一片空地之上,一個少年淚流滿面,手中緊緊的捏着一個包袱,雙目死死的盯住虛空之中,卻是方才和冷嘯雲在一起的那個少年。

簫逸文剛才心中還在想着那個和師祖在一起的少年,只不過龍城之中傷亡慘重,簫逸文一時之間忘記了,如今聽了師妹的驚呼,轉過頭去又望見了那個少年,不由得欣喜了起來,心中知道這個少年必然和師祖有着及其親密的關係,連忙向著少年快步走了過去。

「小兄弟……」簫逸文來到狗兒的身邊,眼見狗兒雙目之中淚流滿面,眼神卻依舊死盯着方才冷嘯雲所消失的那片虛空,雙肩微微顫抖,手中那個包袱都已經被他的手揉爛了,露出一個造型古樸的小盒子的一角來。

「小兄弟,你和師祖……」簫逸文本想問少年和師祖冷嘯雲是什麼關係,話還沒說完,卻見狗兒渾身一陣抽搐,暈死了過去,簫逸文連忙扶起狗兒,微微一探脈搏,知道他是因為傷心過渡而昏死了過去,交代了一下身邊的弟子先照顧少年,自己趕忙先去收拾殘局去了。

「這裡是那裡?」狗兒緩緩的張開了雙眼,向著四周探望了過去,卻見身邊便是簫逸文那張關切的臉龐,望着自己,見了狗兒醒來,簫逸文長出了一口氣,笑道:「小兄弟,你終於醒來了。」

「你是誰?我怎麼會在這裡?」狗兒只覺得自己頭疼愈裂,忽然想起了什麼似的,伸手在床上四下亂摸了起來,簫逸文取出當日狗兒手中的包袱遞給狗兒笑道:「你是在找這個么?」

狗兒一把將那包袱搶了過來,抱在懷中仔細的撫摸着,過了半響,才抬起頭向著簫逸文鄭重的說道:「謝謝你。」

簫逸文微微一愣,旋即微笑到:「沒什麼的,你能走么?師父說你一醒來,他就想見你。」狗兒微微點頭道:「可以的,可是你師父是誰?」

「我師父是……額,就是這裡的主人啊,流雲宗主鳳天歌。」簫逸文向著狗兒解釋道。

狗兒腦海之中出現了大戰之時,那個御劍而來的身影,不由得嘆道:「原來是他。」「恩,是的,我們走吧,你已經昏迷了三天了,師父不知道有多麼擔心你了,親自來過好幾次了。」簫逸文伸手拉拉正在失神的狗兒笑道。

「啊……」狗兒任由簫逸文拉着,走出了房屋,不由得驚嘆了一聲。

首先映入眼帘便是一座高聳如雲的山峰,山頂之上雲霧繚繞,鬱鬱蔥蔥的,隱隱有鳥鳴傳來,溪水潺潺之聲不絕於耳。

「我流雲宗自兩千五百年前祖師在此處得到流雲天書三卷,開宗立派,這連綿百里的流雲山便是我流雲宗的根本。」簫逸文見狗兒吃驚,不由得向著狗兒解釋了起來。

狗兒隨着簫逸文一路走着,聽着簫逸文給自己解釋,對着流雲山才算有了一些的了解,自己所見的那座山峰,便是流雲宗的大殿所在,宗中長老一派的人基本都居住在那裡,按照流雲宗的劃分,掌門居住在頂峰的流雲閣之中,派中長老都在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