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氣劍仙》[邪氣劍仙] - 第二章空中激戰

那些當先自裂縫之中出來的男女們聽了鐘聲,彷彿受到了什麼劇烈的攻擊一般,紛紛雙手捂着耳朵,痛苦的在虛空之中跪了下來,被三派弟子趕了上去,一一屠戮了個乾淨。

鳳天歌朗聲長笑,手中長劍拋向虛空,瞬間化做一顆巨大的流星,拖着長長的光芒,劃破虛空,向著那道裂縫之上砸了下去。

「轟……」一聲巨響傳出,那顆仙劍所化的流星竟然被彈飛了出來,裂縫之中又伸出了數十道的觸手,在虛空之中搖擺不定,彷彿有什麼凶獸就要自虛空之中沖了出來一般。

玄機真人面色發紅,手指不停的揮動着,天空之中的巨鍾旋轉的更加快了起來,鐘聲也愈發的急促了起來。

李乾坤雙手齊揮,天空之中的寶鏡轉而發出白色的光芒,將整個裂縫包裹起來之後不住的收縮,竟然是想要將天空之中的裂縫重新合攏起來一般。

鳳天歌怒喝一聲,長劍倒轉而回,在空中發出一道明亮的劍氣,投向那寶鏡之中,寶鏡所發出的光芒又明亮了一些,收攏的速度也快了起來,玄機真人見了,也是大喝道:「大家一起動手,將真力輸入寶鏡。」

說著玄機真人當先將手指天空之中的巨鍾,巨鍾旋轉之中,一股青色的光芒也向著寶鏡直射而去。

四周的三派弟子聞言,也一起出手,天空之中充斥着各種各樣的光芒,向著寶鏡直射而去,寶鏡變幻開來,直可盈滿天地,聳立虛空,光華四溢。

就在那虛空之中的裂縫漸漸已經合攏起來的時候,只剩下了一道狹長的一人高裂縫,四周三派弟子都忍不住歡呼了起來。

一雙白皙的手忽然出現在了那道就要閉合的裂縫之上,看似隨意的一拉,竟然又將那道裂縫撕裂開來,繼而無數的觸手又伸了出來寶鏡在空中發出一聲脆響,繼而裂做千萬碎片,噼里啪啦的向著大地之上墜落了下去。

李乾坤口中噴出一口鮮血,一頭自虛空之中栽了下來,四周的弟子連忙追了上去將李乾坤護在身後。

鳳天歌眼見竟然功虧一簣,悲憤交集,怒喝一聲,手中長劍化做千百丈大小,向著那道虛空直射而去,卻見無數的觸手伸了出來,將那巨大的長劍纏繞在了半空之中,雙方相互僵持了起來。

又有無數的觸手自那裂縫之中伸了出來,向著分散在四周的那些三派弟子直撲了過去,功力稍弱的弟子但凡被觸手所碰觸到,無不骨肉腐爛,露出森森白骨,繼而白骨之上黑氣縈繞,又化做黑色,向著自己的同伴撲了過去。

天空之中腥風血雨,數不清的殘枝斷臂混雜着漫天血雨灑落下來,龍城之中早就亂作一團,數不清的民眾哭喊着四下奔逃。

那推車的少年和老者依舊站在原地,俱都望向虛空之中,少年看着天空之中那些御劍來去的三派弟子,心中心潮澎湃,暗自道:「我若是也能向他們這樣,死也情願了。」

老者目光之中擔憂的神色越發的嚴重了起來,過了半響,終於向著少年道:「狗兒,你怕么?」

「爺爺,我不怕。」那被喚作狗兒的少年抬頭望向天空,眼神之中有了一種說不出的神色,開口道:「有劍仙會保護我們啊。」

「是啊,有劍仙會保護我們啊。」老者微微笑了起來,伸手在少年的肩頭重重的拍了一下,露出慈愛的笑容:「狗兒,若是爺爺去了,你要照顧好自己啊。」

「爺爺你要去那裡?」狗兒抬頭望向老者,滿臉的疑惑。

「爺爺也要做一個,保護你們的劍仙啊。」老者長笑一聲,笑聲直達九天,在空中的三派弟子俱都震驚的停下了手,就連那瘋狂舞動的觸手也停止了舞動,似乎在傾聽着什麼一般。

「狗兒,這個送給你,是爺爺在東天山得到的,希望你以後也能成為一個保護大家的劍仙。」老者停下笑,將一個包袱遞到了少年的手中。

「爺爺,你說什麼?」狗兒畢竟年幼,一時也不能明白老者究竟想要表達什麼,只是點點頭,接過了老者手中的包袱。

老者仰天長嘯一聲,衝天而起,背後發出一道明亮的七彩光芒,一柄造型古樸的長劍憑空出現在了老者的腳下,載着老者直衝雲霄。

鳳天歌第一個看到了老者,忍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