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氣劍仙》[邪氣劍仙] - 第一章劍仙(2)

當今流雲宗的大弟子蕭逸文,這少女便是當今流雲宗主鳳天歌的女兒鳳鈴兒,灰衣人乃是當今天下三大派之一的清風閣大長老的愛徒李明仁。

不知道為了什麼大事,前些日子三大派所有長老級別的人物匆匆決議之後,竟然將所有的弟子都派到這龍城之中,是以最近龍城之中客棧爆滿,人流激增,從沒有如此的熱鬧過。

蕭逸文看了看天空,低聲道:「師父他們應該來了,我們還是快些過去吧。」鳳鈴兒和李明仁都點點頭,正要舉步,卻聽得天空之中傳來一聲巨響。

三人俱都是一驚,連忙回頭望去。

只見天空之中忽然裂開了一道巨大的缺口,無數光華自那缺口之中噴涌而出,將整個天空渲染的流光異彩。

一陣音樂之聲自那虛空之中散了出來,鼓樂齊鳴,說不出的莊嚴肅穆,繼而無數綵衣仙子手持花籃,從虛空之中跨了出來,不停的向大地之上灑落把把花片……

三人不由的全都看的驚了。

四周的人群也全都跪了下來,口中不住的呼喝着:「神那,真神顯靈了。」

不遠處,那個少年雙手微微顫抖,幾乎就要隨着人群跪了下去,老者忽然伸出手來,向著少年背後腰上一推,少年瞬時站直了起來。

老者目光中閃過一絲犀利的神色,望着天空低聲道:「終於來了。」

就在此時,龍城之中最高的得月樓上,忽然發出一陣青芒,瞬間有七道人影御劍而出,向著天空之中飛了過去。

「師父……」「爹……」蕭逸文三人都叫了起來。

「流雲宗弟子聽令,殺無赦。」天空中傳來一個渾厚得聲音。

「清水閣弟子聽令,殺。」又一個聲音自天空之中傳了下來。

繼而又有數個聲音傳了出來,三派竟然全都下令,向著天空之中洞開的那個裂縫殺了過去。

少年身邊的老者全身緊繃,雙拳捏在一起,一雙眼睛之中沒有了剛才的混濁,只是死死的盯着天際處那個縫隙。

「是……」龍城之中忽然響起了無數的聲音,只見四周無數光芒亮了起來,竟然有不知道多少人在城中御劍而起。

城外,又有數不清的光芒如流星一般向著這邊天空涌了過來,一時間整個天空之中充斥着各種光芒,破空之聲不絕於耳。

「爺爺,那是什麼?」少年指着天空之中數不清的光華,眼中滿是興奮的神色,顫聲的問道。

「那……是劍仙啊。」老者的眼中閃過一絲笑容,微微點頭。

少年眼神之中儘是羨慕的神色,顧不得光芒刺眼,向著天空之中望去,笑道:「劍仙,我見到劍仙了。」

天空之中,一個青衣人大喝一聲道:「流雲劍陣。」

只見天空之中的一部分人忽然七人一組,御劍不停的盤旋飛行,手中不停的做着各種法決,各種光芒盤旋在七人當中。

虛空的縫隙之中,忽然一聲驚雷,又飛出來了十二個白衣人,六人一列,分立兩邊,躬身而立。

天空之中流雲宗主鳳天歌一聲長笑,朗聲道:「今日三派攜手,長劍在手,敵血為餚,當痛飲一番。」說著自腰間取下酒壺,仰頭咕咚咕咚的大喝了幾口,隨手仍給身邊一個灰衣老者,卻是清風閣主李乾坤。

「鳳兄說得好,我們痛飲一場,放手廝殺,縱死無憾。」隨後趕上的一人身着明黃道袍,一副道士打扮,卻是少陽山的掌門玄機真人,玄機伸手搶過李乾坤手中的酒壺,痛飲了兩口,將酒壺向下拋去。

虛空之中那道裂縫之中,忽然伸出一個觸手來,凌空變大,在空中彷彿化做一隻巨蟒一般,騰挪舞動,向著三大掌門人橫掃而去。

三人相互看了一眼,鳳天歌當先躍起,手中長劍發出明亮的光華,向著那觸手直斬而去,李乾坤手中忽然多出一面寶鏡,口中念念有詞,寶鏡衝天而起,定在半空之中,寶鏡投下無量光華,將那個虛空之中的裂口籠罩了起來。

玄機真人眼看鳳天歌將那巨蟒似的觸手斬做兩截,李乾坤的寶鏡也將那虛空之中的裂縫包裹了起來,四周的弟子手中劍氣飛舞不停的向著起初自那裂縫之中出來了女子和白衣男子射了過去。

玄機真人道袍一揮,一聲低沉的鐘聲響徹天地……

自玄機的袖口之中射出一道金色的光芒,在天空之中迅速地放大,化做一隻不停旋轉的巨鍾,在虛空之中滴溜溜的轉動着,不時的發出響聲,彷彿有一個無形的鐘錘在敲動着那巨鍾一般,響徹天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