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氣劍仙》[邪氣劍仙] - 第一章劍仙

神州浩土,毓秀鍾靈,無數名山大川虎踞龍盤。

蒼茫的東天山山脈,頂峰之上,終年積雪,便是蒼鷹也很少在這裡駐足,自半山而上,白茫茫的一片,一座高峰直聳入雲端。

山峰上的積雪和藍天之上的白雲相互映照,一片寧靜祥和。

山道之上,一個佝僂的身影緩緩的沿着山道向著頂峰走去。

仔細看去,那人彷彿年紀已經很大,走起路來顯得有些蹣跚,鵝毛般的雪花不停的落在他的身上,一件黑色的外衣上,也不知道有多少補丁,鬚髮皆白,滿臉的皺紋,皮膚鬆鬆誇誇的,彷彿風在大一些,就能將他吹下山道去。

山上的風似乎越來越大……

老者的身形忽然快了起來,在地上輕輕一點,整個人都飛了起來,雙足在陡峭的懸崖之上不停的借力,不一會竟然鑽入雲端之中去了。

過了片刻,高峰之上忽然散發處一陣青芒,似乎將整個山峰都籠罩了一般,繼而發出一陣驚天動地的響聲,整個高聳如雲的山峰竟然坍塌了下來……

只見一道青芒破空而出,滑過天際,向著遠處飄然而去……

天下震驚……

無論仙魔兩道,都在傳說著一件事情,仙道三大門派之中最大的流雲宗宗主,被稱為千年來第一天才的冷嘯雲,在東天山頂峰尋寶之時,引動天劫,神山震怒,冷嘯雲就此失蹤。

……

十年時光匆匆而過……

許多傳說都已經不在被人提起,許多名字已經被人遺忘。

龍城。

寬闊的街道上,一老一小兩個人影正吃力的推動着一輛獨輪車,老者滿頭白髮,臉上布滿了可怖的傷痕,另一人卻是一個少年,濃眉大眼,樣貌倒是十分普通,只是一雙大眼之中充滿了堅忍的神色,不時的伸出一隻手來拍拍老者的脊背,同時用盡全力的頂着車子,以防止車子的重力壓在老者的身上。

腳下一塊小石頭將少年絆的一個趔趄,失手將獨輪車推了出去,老者一個沒有防備,眼看就要被獨輪車帶倒,少年心中大急,卻只見一隻手伸了過來,輕輕一拉,竟然將獨輪車給拉停在了那裡。

少年極為驚訝,這車上的石料加上車子的慣性,何止千斤,眼前這隻手的主人竟然就憑一隻手將車子拉住,少年忍不住抬頭向著手的主人看去。

一個白衣青年向著少年一笑,露出了一口潔白的牙齒,少年只覺得那白衣青年的笑容一如春風一般的和煦,忍不住也向著那青年笑了笑。

「老人家,你們還是快些離開這裡吧。」白衣青年向著老者微笑一下,出聲道,聲音渾厚低沉,自有一股氣勢。

「啊?什麼?」老者似乎年齡太大,聽不清楚青年的話,只是將手放在耳朵上,又一次大聲的問道。

「呵呵,沒有想到啊,逸文兄你今天也有這個興緻,關心起這些凡人來了。」一個粗狂的聲音傳了過來,那白衣青年抬頭看去,笑道:「原來李兄你也來了。」

「嘿嘿,我如何能不來。」那人滿臉鬍鬚,一身灰色布衣,向著白衣人笑道。

「今日我們三派精英齊聚,想來就是有天大的麻煩也解決了。」灰衣人哈哈大笑,向著白衣人看了過來。

「只望以一己之軀,能換來人間安寧,若是不死,他日必將和李兄痛飲一番。」白衣青年笑了起來,長發飛揚,雖然面目斯文清秀,卻自有一股豪邁之氣。

「嘿嘿,師兄說的好。」一個銀鈴般的聲音傳了過來。少年聽了這聲音,忍不住抬頭望去,之間一個粉衣少女站在不遠處,鼓掌輕笑。

那少女不過十六七的年紀,明眸皓齒,膚若凝脂,身上一件粉色的長裙,裁減得體,更是顯得身材凹凸玲瓏,兩截白玉似的的手臂露在外面,被陽光照得熠熠生光,左臂之上掛了一個翠綠的玉環,晃來盪去的,讓少年心中一陣亂跳,忍不住面紅耳赤。

老者忽然拍拍少年,少年似從夢中驚醒一般的,連忙推動小車,和老人向著遠處而去。

白衣青年看着兩人背影,忍不住嘆息了一聲。

「逸文兄為何嘆氣?」那灰衣人好奇道。

「只怕禍及蒼生,他們都是無辜的人啊。」白衣青年眉頭緊皺,低聲道。

「師兄就是好心腸。」那女子跳了過來,纏在那白衣青年身邊,嘿嘿的輕笑了。

這白衣人乃是

猜你喜歡